yingtaoapp

使用指南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生物多样性 > 物种资讯 > 正文

又想起了华南虎

媒体:生命的探讨  作者:冉景丞
专业号: 2020/3/13 8:06:36
       
        本来已经有很久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大型猫科动物的事了,加上到草海挂职,更多的是关注草海的鸟兽虫鱼和草海的问题。但这些天又有人向我了解有关老虎的事情,又勾起了对华南虎考察的回忆。虽然我无能为力,但作为一个野生动物的忠诚保护者,觉得有人关注野生动物的保护就是好事,当然也有一种悲从心起的感觉,毕竟现在谈野外的华南虎,已经只能“纸上谈兵”。更为可怕可悲的是,今天的许多动物,种群已经极为稀少,但还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难道真要等它们的命运要落到与华南虎差不多了,才能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吗?有的甚至灭绝了也没有能引起人们的重视。所以说华南虎还是很幸运的,至少在经历了野外消亡后,还能有那么多人在为它的复壮和野放努力,至少人工种群已经得到了百般注意。
       现在全国的华南虎人工种群主要来源于贵州捕获的华南虎的后裔,但并不说明只有贵州有华南虎或贵州的华南虎数量最多,相反可以理解为贵州是捕虎最集中的,也是人工饲养华南虎较早的省份。从贵州外贸部的虎皮的收购情况可以看到,贵州在上世纪五十、六十年代,不仅华南虎分布普遍,捕获的数量也较大。随着大肆捕杀和生境破坏,食物链断裂和生境威胁重压下,虎与人的冲突更加明显,捕杀也变得更加容易,所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华南虎资源已经锐减,加上八十年代初期的植被资源普遍受损,使华南虎进一步失去家园。到目前为止,仅怀疑在贵州西北部的赤水、习水和金沙等地可能还有残存,但距上一次发现踪迹又已经过去了20年。
        历史上贵州是华南虎的主要栖息地之一,那篇连小学生都耳熟能详的《黔之驴》,那有那个叫“黔驴技穷”的成语,就明确告诉了世人贵州无驴,但贵州有虎!资料记载贵州遵义老虎到处出没,当地人驯虎以耕的故事,以及发生在各地的虎伤人事件、毛皮贸易等都是贵州盛产老虎的很好例证。现存的华南虎人工种群主要来自贵州也是有力佐证。贵州是没有平原支撑的山区省份,山地面积占了国土的92.5%,山高林深、曾经的人口密度不高、野生动物丰富,适合华南虎掩蔽和采食,也是华南虎存在的原因。
        从1994年开始作贵州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其中有一个专题是贵州野生猫科动物资源调查。在长达六年的调查中,收集到大量的信息,但是有关华南虎的信息并不多。我们对各条信息都进行了认真的梳理和核实,确认了在习水收集到的信息可靠性强,找到了非常清晰的是迹链,也通过专家鉴定为华南虎的。我的调查结果在《贵州科学》(2003)“贵州习水自然保护区华南虎野生种群存在的可能性研究”及《贵州野生猫科动物调查报告》中已经详细地论述。但从1998年以后几乎就不再听到老虎的消息,发生的几次大型动物咬死牛羊的事件,最后都证实了不是老虎。
 
      现在存留在动物园里的华南虎,已经证实了出现了很严重的近亲血缘问题。其实近亲血缘并不是绝对的坏事,许多物种在自然选育过程中自觉或不自觉地向着近亲血缘方向发展了。对于好的趋势,没有必要去强行回避,但是如果真的出现了近亲血缘劣势或生存障碍,不妨可以采取交流种源方式尽量避免。现在贵州也希望开展华南虎种群复壮,当然基础种群的建立与遗传多样性的确定就显得尤为重要。华南虎的拯救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不光是养几只虎就能实现的,关系到食物、掩蔽所等方方面面。而且还要考虑到人力、物力、财力,应该集中精力,而不是遍地洒雨。各地都过热的关注,也许正是华南虎的威胁所在。        有了足够大的基础种群,华南虎的野化放生更是一项科学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前几年有人在热炒,把华南虎弄到非洲去野化后弄回国放归山里,其实就是一个笑话,本人认为毫无意义。如果真要来实现野化,也因该在国内的拟放归地做实验。一个幼小的生命需要从父母那里学习生存的知识,问题是它的父母都是出生在动物园里,都缺乏独立的生存技能,用什么去传授给它的孩子?就连相对温顺且以竹子为食的大熊猫都难以野化生存,可以想象华南虎野化的难度。但是我们不排除这种可能性,只是希望不要盲目。        贵州在野生猫科动物保护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效果。贵州曾两次开展野生猫科动物的调查,在主要的野生动物分布区建立了自然保护区,保护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环境,其中也包括野生猫科动物。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去建立和恢复一个真正完整的大生态系统,让那些残存的物种之间有交流的机会,给野生动植物留一片属于它们的天地。
阅读 9